明医汇王艇整形官网
站内搜索 关键字
更多
返回首页

[术后感]一位做政府培训工作的客人隆鼻后感受

我的一位鼻子手术客人,一位从事政府培训工作的热心客人,为我们写了这样一篇术后感受,并愿意让我们贴出来,其实从发给我们也经过了很长时间,还是一字不差地贴出来吧。王艇 二零一二年元月。

 



       “ 可能绝大多数做过整形手术的人都觉得整形医生是商人,我之前也有过一次隆鼻的经历,三言两语就把你拉进手术室,其实确实有种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的感觉。第一次的隆鼻经历不是很愉快,第二次选择就比较慎重,听我一个在郭军那做过下颌角的好朋友说,有个也去做下颌角的女孩的鼻子很好看,是在大连一个叫王艇的医生那做的,肋骨鼻,鼻尖特别好看。于是我和另外一个闺密就一起在网上关注了一年,我们不算专业人士,但是好歹研究过很多医生的很多例手术照片,能把鼻子做得很真实又很好看的确实还只有王艇,鼻尖有两个漂亮的切角,在时间允许资金宽裕的条件下,我们共同来到大连。虽然诊所的大小跟我们想像中差不多,但是不得不承认,王艇这个诊所是只麻雀,五脏俱全,不单是医疗器械,就算是打扫卫生的阿姨都会让你由衷的相信这里,从小到大去过医院回来必须洗澡,大家都懂的。可是在王艇这里,你想找粒灰都难,打扫卫生的阿姨无时无刻不在擦来擦去,所有的陈设都会让你放松下来,就像看一个男人要看他的指甲和皮鞋脏不脏一样,细节决定成败。

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与王医生沟通并不十分愉快,原因是我没有想好自己要的是什么,王医生做手术之前会问到你的家庭工作等等,他确实想做到--你做完这个鼻子之后,不光鼻子要漂亮,而且心理不会有什么压力。第一天回来后我跟老公打电话就哭了,其实心理很纠结,哭过之后认真想明白我要的是什么,失眠很久才睡着。第二天是我闺密先做,看过她做完的鼻子,虽然刚做好还有些肿,但是很漂亮。接下来我开始和王医生做新一轮的沟通,我将为何要第二次隆鼻的前因后果都说明后,开始制定手术方案。


        我第一次隆鼻是因为我跟一个错误的男人谈恋爱,他总是说我丑,鼻子塌,他还总爱拈花惹草的,我以为只有弥补了这个缺陷他才会专一对我。也许年轻时候总是太莽撞,错误理解了爱情,也伤害了自己,做了一个难看的鼻子。现在和他分手了,不会追求很高的鼻子,而是适合自己的自然的鼻子。第三天手术,一觉醒来就结束了。后来回想起手术过程,邪恶的想到了一个无痛人流的手术的广告,患者问医生:开始了么。医生无比慈爱地说:已经结束了。整个手术过程就是这样,醒来后护士给我拿了面镜子,我的鼻尖很秀气,护士说一般醒来的人没食欲,可是我特别能吃,一个香蕉一包饼干一袋牛奶,然后又安然睡去。接下来的几天看着自己越变越美,心情也越来越好,这里的每个护士都很亲和,每天我和闺密都和他们聊天,天南海北的。


       我们每天泡在诊所里,有件事给我的触动挺大的,一个日本回来的少妇,两年前在这里做的,鼻子很漂亮,而且鼻头软得跟真的一样,她总是觉得鼻头还应该再高些,其实我们作为旁观者看来,她的鼻子已经很完美了,真的不用再做,可是她还是执意要弄。王医生说我不是神,她说你就是,我们觉得挺搞笑的。王医生说那你把你身边的朋友照片拿给我看看吧,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影响了你的审美。听到这里,我真的开始由衷地佩服王医生,他会试图了解你的所有情况,宁少做一百例手术,也绝对不想出一个医疗事故。确实,这是对他自己的品牌负责,能敢用自己名字做招牌的医生不多,很多走穴医生出了事故就去下一个地方,所以三言两语拉你去手术的医生很多。王艇医生在经营自己的口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也算个商人,但是他对自己的口碑负责,就是对来诊的客人负责,难能可贵。就算有人还是觉得他是商人,但是首先他是一个医生,世界上所有事归根结底都是利益关系,一个好医生会让双方的利益都达到最大化,这何尝不是一种医德。


        王医生的招牌是肋软骨隆鼻,闲聊中得知他04年到现在做了大概一千例这样的手术。我想起以前上课时老师讲,德国之所以是世界机械制造第一大国,是得益于他们专注,有个德国企业家,几代人几百年来就做一件事情,就是做订书钉,就研究怎么做到最细,最牢固,所以没有人能超越这个企业。我很欣赏王医生这种专注,说实话,初见王医生时候,觉得他确实长得不帅,但是到了后来,我和闺密都觉得他工作的样子很有魅力,总是笑容满面的,很有干劲,后来谈起他的时候,我们会不自觉地认为他挺帅的,如果一个患者讨厌甚至憎恨他的医生,他也不会喜欢这个医生塑造的这张脸,就像一个学生喜欢哪个科目老师,他也会喜欢这个科目一样,良心职业的人格魅力还是挺重要。


       有天护士给我按摩鼻子的时候我们聊天,说起那个日本少妇的事,她说周围人确实会影响你的审美,王医生有个客人,在重组家庭长大,爸爸娶了个外国人,兄弟姐妹都是混血,所以她在王医生这一路整成了混血。我不由得又佩服起他,只有积累了这么多病例,他才会理解你的想法,给你想要的东西。王艇医生是个中国人是件幸运的事,中国人多,病例自然多,国情也成就了他的技术,你说韩国的好医生容易么。就像我认识一个强项是做双眼皮的医生,他都不记得自己做过多少例手术,量变会导致质变。


       其实这个世界上最重的词不是生,也不是死,也不是爱。是设身处地,感同身受。体会别人的痛苦和幸福才是最难的,王医生不是神,不会真的所有的所有都为患者去想到,我想给来做鼻子的朋友点建议,就是要想清楚自己要什么再来,我们真的见过王医生拒绝客人,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。万事难免完美,世界上也没有完美。我觉得他已经尽最大努力去了解你了,或许有些客人真的很烦,比如我,可能他心里早就想“掐死”这个客人了,但是真的还会非常非常有耐心,对自己对你都负责。王艇不是神,但是在中国,能有这么负责的整形医生,算是神一级别的了。都说中国的医生黑,那是因为公立医院都是以药养医,王艇医生挣的钱都是自己的,他不用从其他地方找费用,他的肋骨鼻说实话确实成本不是很高,但是那是他的核心竞争力,如果他什么都说自己做的好,也不会成就今天的口碑,如果他黑,就是黑他的那块招牌。


        可能大家觉得我是托,那是因为你们没有感同身受,也许手术会被理解为互相伤害,但是放份信任在医生那里,让他透彻的了解你,手术永远不会成为伤害,也许甚至是一次心灵的救助,如果你经历过这些后又重新找回自己,就会明白我的感激之情。也许我对自己的想法还会改变,但是对王医生,有着很深的信任。在他这做手术不是单纯你选择了他,而是双向选择。都说好老师不挑学生,好医生不挑患者,但是挑,也是为学生和患者负责,是在于怎么去挑,不是说这个学生笨就不教,这个客人的手术难就不做,而是要在了解患者的基础上帮助她/他认清自己想要的,如果一个患者唐突地把自己交到医生手里,你不是对他信任,而是对自己不负责的同时还会心生怨恨。我希望有天会在大连看到一栋大楼写着王艇整形,也希望他有天不会成为一个什么手术都做的医生,我希望他坚持他的专注,正是他的专注,你才会听到看到他的名字。”